鲍飞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水浒神兽攻略舆论战,来不得温良恭俭让-强词说理

舆论战,来不得温良恭俭让-强词说理

中美贸易战,美国先擂响了战鼓,貌似还将朝着如火如荼的方向迈步。贸易战的具体细节不再细表,这里只想说说舆论战。
舆论战实质上是心理战,打的是气势,比的是士气。舆论战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,双方你出一个A我调一张主,其实手上有啥牌只有自己清楚,目的都是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,或者至少形成威慑,让对手不敢轻举妄动。舆论战要以实力为基础,但并不总是同实力呈正相关。实力强,舆论战打得又漂亮,最后就很容易完美收官。实力弱,如果舆论战的气场足够强,也能够以小博大、以弱胜强。诸葛亮空城计是一个例子,毛主席三篇广播稿吓退傅作义十万兵,也是一个例子。
所以,舆论战不能等同于阵地战,不能用战场上排兵布阵的逻辑,指挥舆论战,更不能把舆论战与实际情况简单类比,傻乎乎地问,咱手里只有几条三八大盖,你怎么说我们有一车皮的机枪?
关键是,我们现在早已不是只有几条破枪的年代。回到这场贸易战,中美实力差距仍然挺大,但是也绝非美国精英们臆想的那么大。简单说,是美国要打这场仗,尽管它的本意,更像是讹诈,而不是想真刀真枪,但是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了,咱们必须得应战。中国国力的增强,中国市场的庞大,中国民意的团结,都为打好这场我们并不想打但又不得不打的贸易战奠定了实力基础。实事求是说,我们的国力且还没有超越美国,但是就这场战斗而言,美国在后两者上并不占优势,尤其是民意的支持。所以,就这场战斗而言,我们的综合实力并不弱。这是我们打好这场舆论战的底气。
有朋友对我们发出的社评提出异议,希望要冷静客观,韬光养晦,不说狠话,不办软事。且不说,一头大象是否还能藏身灌木丛中韬光养晦,就算可以,问题在于,当对手来势汹汹之际,你还做谦谦君子,拱手抱拳,不等着别人扇你耳光吗?
这让人想起了泓水之战。周襄王十四年(公元前638年)初冬,宋襄公领兵与楚军在泓水相遇。楚军开始渡河,向宋军冲杀过来。宋襄公的哥哥公子目夷说:“楚兵多,我军少,趁他们渡河之机消灭他们。”宋襄公说,“我们号称仁义之师张振朗,怎么能趁人家渡河攻打呢?”楚军过了河,开始在岸边布阵,目夷又说:“可以进攻了”。宋襄公说:“等他们列好阵”。等楚军布好军阵,楚兵一冲而上,大败宋军,宋襄公也被楚兵射伤了大腿。
宋军吃了败仗,损失惨重,都埋怨宋襄公不听公子目夷的意见,宋襄公却教训道:“一个有仁德之心的君子,作战时不攻击已经受伤的敌人,同时也不攻打头发已经斑白的老年人。尤其是古人每当作战时,并不靠关塞险阻取胜,寡人的宋国虽然就要灭亡了,仍然不忍心去攻打没有布好阵的敌人。”
宋襄公是历史上颇富争议的一个人物,赞美者认为他仁义有信,具有贵族精神;批评者认为他虚伪残暴,是假道学的典型。
毛主席在《论持久战》中说,我们不是宋襄公,不要那种蠢猪式的仁义道德。
毛主席还说,我们要把敌人的眼睛和耳朵尽可能地封住,使他们变成瞎子和聋子,要把他们的指挥员的心尽可能地弄得混乱些,使他们变成疯子,用以争取自己的胜利。
毛主席的确用兵真如神,这段论述妥妥地可以用在舆论战中。
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做文章,不是绘画绣花,不能那样雅致,那样从容不迫,文质彬彬,那样温良恭俭让。”舆论战也得写文章,但这类文章,也来不得雅致和温良恭俭让,该出手时就出手,打落对手的牙齿让它往肚子里咽。
舆论战最需要形成合力,首先是各种媒体要从各自角度发声,有的晓以利害,有的冷静说理,有的往外扔匕首和投枪,总之要让对方感到扎心。千万不能千报一面,全都一二一齐步走,一定要学会布阵,有的前突,有的策应,有的补位,有的防御,织成一张舆论的大网,不说让对手闻风丧胆,也要让它为之胆寒。
但这绝不意味着其它力量就要袖手旁观。媒体以民意为后盾,向对手发出檄文之时,有些人却拿起U型锁上街砸车,就是典型的猪队友。去年洞朗对峙,我们发文,正告印方,你们要是真的不知好歹,小心你们的东北各邦。这样的战术性出击,引发印媒关注,水浒神兽攻略也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印方的恐慌。多好的一记舆论直拳啊,很可爱的是,一位外交领域的专家却郑重其事地发文质问我们,你们这样说,符合中央的大政方针吗?你们难道唯恐天下不乱吗?
说实话,挺哭笑不得的。老先生在他的领域,可能的确是学养深厚的专家,但是他还是不太了解舆论战。专业的事情,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。外交斡旋、贸易谈判,该怎么谈怎么谈。舆论战,这枪还得媒体人扛。只是希望,媒体人扛枪上战场的时候,各位不要撤梯子、打棍子、扣帽子。这还属于善良动机的那一类,至于在舆论战中扮清醒、说怪话、放冷枪的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说到底,舆论战是一场合谋,需要众志成城、勠力同心。舆论战要不要打,不是我们说了算,大环境就摆在那,你想或不想,都于事无补。中国正处于将强未强的爬坡阶段,过去拥有强势地位的一方,从过去高高在上的防范,转向今天平起平坐的焦虑,而且恐怕难免走向明天贴身肉搏的恐惧。能够抚平他们的焦虑,钝化他们恐惧的,成本最低、效果最好、用起来最顺手的方式,就是舆论战。
所以,不要再想要不要打舆论战了,有时间,还是想想怎么打舆论战吧。